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【手机赌博网站】汉语国际教育专题讲座第三十一讲: 古词古义考索二例——兼谈读书与治学

发布时间:2018/12/29
来源:
标签:

12月23日上午,第31届中国国际教育讲座在苏州校区秀园大厦303教室举行。北京语言大学特聘教授,博士生导师,教育部部长江学者,华学成教授做了题为“两古词与古代案例——及讨论与研究”的精彩演讲。

华先生首先指出了学习古代汉语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帮助,鼓励学生认真学习古代汉语,然后从《方言》中选择两个中国古代意义的例子来说明他们的研究方法。

其中之一是:《方言》郭注“Party Lang”解决方案。杨雄《方言》在开篇第一篇文章中,有一句“楚说党”,郭伟指出:“党郎也解决了问题。”戴震,王念荪,周祖玉等人认为郭卓被打破为“党郎,杰杰”。丁伟贞等学者同意闯入“党,郎也。杰杰”。华老师赞成后一种判刑方法。首先,戴震家族在文献中发现的“党”例子,指的是物质空间的宽敞和明亮,没有精神觉醒和智慧的意义,也无法直接证明他们的观点。其次,在检查了《方言》十三卷郭伟注释的结构后,华老师发现戴震家的故事与郭竺的一般情况不一致。 “Party Lang也”是一个由解释词和解释组成的训练案例。也就是说,郭卓应该是“党,郎也”的格式。 “党,龙爷”的训练可以用中国的历史资料证明,表明第二种破句方法应该是正确的。

第二是:《方言》“陶”训练“培育”说。《方言》第1卷:“台湾,轮胎,陶器,隋,杨烨。”华老师最初同意“陶训练的原因是为了通过声音来寻找它”。在修改作品《扬雄方言校释汇证》的过程中,华老师找到了解释。错误。陶器的本义是陶器的烧制,文字的形成和斑块的形状证明了这一点。从原来的意义出发,陶勋沉是“燃烧”和“变”,“变”产生了“修炼,修炼”的意义,指的是人的修养,修养和熏陶。 “培育”得到基本意义,支持,支持和长期支持的支持。它还促进了种植,教育和教育。可以看出,《方言》训练“道”是“培育”,这是训练,培养,教化等的意义。它构成了同样的训练,而不是原来的“折叠韵”。陶和其他词的结合以及道的延伸路径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在讲座结束时,华先生提出了三个学习和阅读的建议。首先,该研究应致力于广泛,全面的阅读和精细研究。其次,它必须有明确的目标,并研究有价值和有意义的问题。最后,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,忠于他人。

图/文:赵婷婷

TR